首页 每日时报国内正文

特朗普任期的“暴力收尾”

admin 国内 2021-01-15 06:34:33 7 0
原标题:特朗普任期的“暴力收尾”

被问言论是否有煽动国会骚乱 特朗普否认了:他们觉得“完全适当”

特朗普任期的“暴力收尾” 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国国会大厦前参加示威游行。图/人民视觉

特朗普任期的“暴力收尾”

本刊记者/曹然

“我1月6日会出现在华盛顿!上帝保佑美国和WWG1WGA!”美国当地时间1月1日,35岁的美国空军退役女兵阿什利·巴比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五天后,她站在国会山墙下,叫喊着想攀上被砸碎玻璃的窗口。警察枪声响起,她从窗口跌落,满脸鲜血。

巴比特是1月6日美国国会山暴力抗议事件中丧生的特朗普支持者。她转发的最后一条信息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聚集在自由广场,准备进行更大的抗议活动”。

1月6日前,特朗普一直在社交媒体推特上鼓动自己的支持者来到华盛顿,参加白宫门外的抗议集会。但最终导致5人死亡的暴力事件真的发生后,特朗普改变了对冲进国会山的“支持者”的定性,宣称“他们都是暴徒,应当被送进监狱!”美国副总统彭斯将这一天称为“黑暗的一天”,而候任总统拜登更是不无担忧地表示,美国民主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侵犯”。

著名社会学家、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前校长卡尔霍恩指出,这是一场“策划得不太成功”的暴力袭击,但并非偶发。“从特朗普号召的大规模抗议者集会中,一群暴徒跳出来,发动了一场艰难的‘政变’。”

深陷阴谋论的退役女兵

倒在了国会山

巴比特的推特账号记录着一个普通加州居民的生活:幸福的家庭、爱她的兄弟姐妹和丈夫,以及一条边境牧羊犬;旅行、集会、看喜剧。签名写着:“爱我的男人,我的狗,还有在这一切之上的——我的美国。”

但是,从去年11月4日开始,巴比特的社交媒体账号被选举阴谋论填满。前一天,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的投票日, 美国媒体陆续宣布拜登有望赢得总统选举,巴比特却接收到完全不同的消息:特朗普宣布在宾夕法尼亚、佐治亚、密歇根胜选,他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连续转发对手“选举舞弊的证据”。

展开全文

同一天,特朗普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飞赴费城启动对宾州投票的诉讼,并公开表示自己掌握了“大量欺诈”的证据;另一位精英法律人、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也称“民主党人违背了最基本的选举规则”。

一位接近共和党竞选团队的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特朗普团队在确定败选的第一时间就全面反击,“目的并非引起全国性骚乱,也非真的期望通过法律诉讼改变选举结果。最主要的目标是在败选的情况下继续团结庞大的支持者群体,同时想看看这是否有可能倒逼依赖‘特朗普选民’的共和党州政府、国会议员利用法定程序的空间改变选举结果。”

巴比特已经深陷于各种“阴谋论”。她1月1日在社交媒体消息中提到的“WWG1WGA”是暗语“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When we go one, we go all),这是著名阴谋论运动QAnon的座右铭。QAnon的支持者坚信美国存在一个反对特朗普的变态利益集团,且坚信特朗普已经掌握了他们的犯罪事实,将在某个“审判日”把包括民主党高层、华尔街精英、好莱坞明星和媒体人在内的集团成员一网打尽。

“选民长期以来都被告知关于选举舞弊的恐怖,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政治学教授约书亚·布兰科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主持的研究显示,2020年美国大选前,民主党选民和共和党选民都对选举的真实性感到焦虑,双方都有超过六成的选民认为对方散播的“假信息”将影响选举结果。

11月8日,小特朗普首次号召“我们不能让任何坏人逍遥法外”。随后,巴比特转发的信息中开始出现骚乱的苗头:一些特朗普支持者宣称“需要一场政变”,另一些在讨论如何“让民主党人付出代价”。而国会认证当选总统的1月6日被支持者们视为“最后的审判日”。《纽约时报》报道,巴比特曾对一个朋友表达了“我们将从1月6日开始赢”的信心。

不过,直到这时,巴比特还没有产生暴力抗议的念头。11月15日,特朗普支持者们在选举日后首次集结华盛顿,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但遵守了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反复强调的“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当天,巴比特转发了游行组织者之一、右翼运动领袖查理·科克的推文:“100多万特朗普支持者聚集,没有一座建筑被烧,没有一家企业被毁。真是不可思议,不是吗?”

特朗普任期的“暴力收尾”

2021年1月6日中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其支持者的游行活动,在讲话中他称“绝对不会承认败选”。图/人民视觉

从和平抗议走向暴力冲突

特朗普始终没有认输,并声称需要声势更大的支持者活动以证明自己依然受主流民意青睐,这也成为他改变总统认证程序的最后理由。1月6日国会山事件发生前,特朗普在参议院的“代言人”、参议员克鲁兹领衔支持特朗普的国会共和党人发布声明,回避对选举“欺诈舞弊”的法律指控,称国会应开启调查是因为“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和平表达了他们对选举公正性的深切关注,他们的声音应该被听到”。

布兰科认为,特朗普对选民的煽动最终导致悲剧发生,但“很难找到直接证据”。此前,特朗普也从未明确支持QAnon运动,但到2020年选举日前他已在推特上265次转发或提及QAnon支持者的账号。因此,像巴比特这样的支持者将特朗普称为“Q+”。

1月6日前,特朗普一直在推特上鼓动自己的支持者再次来到华盛顿,参加白宫门外的集会,并再次发起11月15日那样的大规模游行。特朗普团队所有主要成员都活跃在社交媒体Parler上,用户们公开而细致地讨论携带枪支、躲避警察、闯入政府建筑的方案。

特朗普没有在1月6日号召支持者抗议时对此提出警告,反而在人群开始包围国会山时拒绝调派国民警卫队加强防卫。他对白宫外的支持者们预告“如果彭斯做了正确的事,我们就会赢得选举”。但是,身兼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彭斯没有否决任何州的选举人票。特朗普随即宣称“彭斯没有勇气,美国要求真相!”知晓国会山里的共和党人不会改变认证程序后,聚集在外的特朗普支持者们开始了行动。

美国媒体认为,这或许是巴比特自信不会遭到警察枪击的原因。14年前,她曾在美国空军位于首都附近的警卫部队服役,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华盛顿,熟悉使用防暴武器处置首都骚乱的流程。

当暴力冲突事件真的发生,特朗普似乎陷入了表态两难的境地。起初,他只是在视频讲话中含糊其辞地表示:“我们的选举被人偷走了。这是一次压倒性的选举,大家都知道。但你现在得回家了。我们必须拥有和平。我爱你们。”当天的冲突停歇后,特朗普又做出了另一番表态:“当我在选举中取得神圣的压倒性胜利,被如此随便和恶意地从伟大爱国者手中夺走时,就会发生这样的事件。”

共和党分裂下的

又一次弹劾危机?

国会山前,一些特朗普支持者为巴比特建立了简单的纪念地。一个花圈,一张写着“爱国者”的白板和几张“救救美国”的传单。而在国会山里,两党同声谴责巴比特们的行为和特朗普的不作为。

“他孤立、痛苦、愤怒……”1月11日,有白宫官员私下对美国广播公司(ABC)如此形容特朗普的近况。但同一天,特朗普授权国土安全部配合华盛顿特区在1月20日拜登就职前后保证首都安全。与此同时,他身边的消息人士对外透露,特朗普可能在20日前主动离开白宫。此外,从1月6日开始,共和党政府与拜登过渡团队间的交接明显提速。

也是从1月6日开始,彭斯等共和党高层更加态度明确地选择与特朗普决裂。当天,虽然未经特朗普授权,但彭斯接过指挥权调动了哥伦比亚特区和弗吉尼亚州的国民警卫队。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此后,包括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内的共和党高层开始拒绝与特朗普直接接触,彭斯实际成为过渡时期白宫与国会间协调的中心。

特朗普对“选举欺诈舞弊”的诉讼屡败屡战,让共和党失去了当前的议程焦点。共和党众议员威尔·赫德警告,党内甚至忘记了“这其实是一场胜利的选举:我们缩小了众议院的劣势,几乎控制了参议院,并且没有失去对原有共和党州国会的主导权。”

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本届参议院中的席位为50:50,但因为副总统兼任参议长,因而民主党在1月20日执政后实际上会成为51:50的多数党。然而,除内阁和法官提名只需要简单多数通过外,参议院任何议案都需要60票支持。这意味着拜登政府如果想通过医保改革法案或新冠救济法案,都需要先获得至少10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此外,2022年将有34个参议院席位面临选举,而历史上中期选举一般对执政党不利,这意味着共和党人有可能在2022年重新夺得参议院。

众议院的情况同样对共和党人有利。11月3日选举后,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差距缩小到11席。历史上,四分之三的众议院多数党更替都发生在中期选举。同时,共和党在2020年选举后继续控制30个州的立法机关。2023年,各州议会将对众议院选区进行重新划分,共和党将由此进一步扩大在众议院选举中的优势。

但是,布兰科对此并不乐观。“不要忘了,选民们关于选举舞弊的观念是早在特朗普时代之前就已经根深蒂固的。”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道,“这很可能会继续成为共和党人谋取未来政治利益的煽情工具。”

法律专业出身的得州参议员克鲁兹通晓宪法,试图利用这一点,并在1月6日国会认证当选总统时领衔提出质疑,“力挺”特朗普到最后一刻。“这些(指控选举欺诈舞弊)案件中的指控特别薄弱,克鲁兹参议员非常有智慧,他一定知道这些案件的证据很薄弱。”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法学教授里克·哈森指出。

随后,克鲁兹暗示自己将竞争2024年的总统选举。“我们现在不知道四年后特朗普的选民会变成怎样,但我们已经看到,经过这次为特朗普发声,克鲁兹现在成了‘屋子里最保守的那个人’。”布兰科指出。虽然没有得到多数同僚的支持,但克鲁兹其实也是在为共和党争夺“特朗普选民”。“你需要获得特朗普的好感,进而才能接触到他的大本营。”布兰科分析道。

当前共和党高层对特朗普的另一项不满,正是他利用自己的选民优势绑架全党,造成分裂。布兰科指出,在1月6日认证选举人票的过程中,处于摇摆选区和浅红选区的共和党参议员们选择“跟党派走”,甚至不顾特朗普去年11月大选中还曾为他们站台;而深红州的部分参议员则选择“跟总统走”,本质上都是为了迎合自己的选民,但这也导致了共和党的分裂。

这样的分裂也断送了共和党在佐治亚州的参议员决选,一场特朗普“电话门”事件也为民主党送上“助攻”,让后者在2020美国大选的最后一刻拿下了佐治亚州参议员补选的两个席位,取得了在参议院对共和党的微弱优势。

拜登前行政主管兼高级顾问莫伊·维拉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共和党在佐治亚州失败,民主党由此夺取参议院领导权,背后可以举出很多原因,但真正关键的是共和党内部的分裂。

然而,将“特朗普选民”变回“共和党选民”并不容易。布鲁金斯学会副主席丹尼尔·韦斯特注意到,一场博弈已经在1月6日之后展开。共和党高层集体发声谴责暴力活动,克鲁兹也表示“对国会山的袭击是卑鄙的恐怖主义行为,司法部应该大力起诉参与这些无耻暴力行为的每一个人”。

不过,特朗普的支持者则在传播另一种观点。有人称暴力活动是极左翼的Antifa组织所为,他们渗透进了“和平的特朗普抗议活动”。还有声音称,极端的行动是华盛顿精英们事先安排好的,并不是按照媒体所描述的方式发生。

“可以有把握地说,到目前为止,特朗普仍然拥有共和党。”美国资深民调专家佐格比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民调机构538(FiveThirtyEight)的平均民调数据显示,截至1月12日,特朗普的全国支持率为40%,相比去年11月3日下降了4个百分点。另一方面,支持弹劾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占比达到15%,相比2019年特朗普弹劾案时增长了一倍,但依然属于共和党支持者中的少数。

不过,特朗普眼下要面临的是继乌克兰“电话门”事件后的又一次弹劾危机。1月11日,众议院民主党人正式公布针对特朗普“煽动叛乱”的弹劾条款,众议院最早将于13日对此投票表决。此外,众议院还将于12日投票表决一份呼吁彭斯援引美国宪法修正案第25条关于“总统无法履职”的规定罢免特朗普的决议。一旦决议通过,如果彭斯不在24小时内启动修正案第25条,众议院将开启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

从刻意设计得非常复杂的弹劾程序来看,在特朗普任期仅仅剩下的12天里,完成弹劾、让特朗普提前下台的现实可能性很小。要剥夺特朗普的总统权力,需要在参众两院都获得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反对弹劾的议员们还可以通过长时间发言拖延议程。去年1月,麦康奈尔领导下的参议院共和党人集体否决,使得已在众议院通过的特朗普弹劾案流产。

美国媒体指出,民主党人在特朗普政府进入尾声时发起弹劾案,有多重目的。一方面,虽然困难重重,但一旦弹劾成功,特朗普将丧失竞选公职的资格,彻底断绝特朗普2024年“从头再来”的可能,而弹劾案也有可能成为拜登与国会共和党人就通过其改革法案和新冠救济计划博弈的一件工具。另一方面,以弹劾案倒逼共和党人同意组建调查特朗普的跨党派委员会,将为拜登执政后司法部调查特朗普违法行为清走诸多障碍。

特朗普收尾任期阿什利·巴比特支持者美国暴力抗议选民媒体巴比特彭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7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