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每日时报国内正文

石家庄封城,滞留大学生遭遇“回家”困境

admin 国内 2021-01-14 06:34:05 3 0
原标题:石家庄封城,滞留大学生遭遇“回家”困境

河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 石家庄 邢台 廊坊全域实行封闭管理 非必要不外出

石家庄紧急“封城”后,由于正值高校寒假时间,部分大学生被迫滞留在石无法返乡,返石大学生也遭遇“人在家门不能入”的困境。

根据官方通报,1月6日起,河北多条高速实行交通管制,石家庄客运总站及机场班车暂时停运,多个航空公司也取消了石家庄机场的机场航班。次日,石家庄宣布,全市所有车辆及人员均不得出市,高风险地区藁城区全区人员不得离开本区。

多名留石学生表示,因为无处可去,只能自费住酒店,但每天上百元的花费已然成为负担。与此同时,从外地回石的大学生,也面临回家难的问题。学校放假后不允许留校,到石家庄后又没法转车,不少学生只能四处借宿,或另想办法。

1月11日,石家庄救助站和警方分别就上述两类学生发布相关救助信息,但有学生表示,目前回石大学生较多,他到站后仍然无法及时回家。

因故滞留石家庄:九天花费两千元

1月10日,一段石家庄放假大学生因为疫情流落街头的视频登上微博热搜。据报道,有志愿者深夜回家时,在街头遇到几名大学生,这些学生因打不到车无法回家,学校也不收留,无处可去被困街头。在确认学生核酸检测结果没问题后,志愿者为其安排住处。

石家庄封城,滞留大学生遭遇“回家”困境

图/网络截图

该视频被转发后,不少网友质疑,为何学生会流落街头,学校为何不让学生住?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自12月下旬起,石家庄市不少大学已陆续放假,放假较晚的河北医科大学,也从1月5日起实行封校管理。

多名大学生表示,他们系个人原因被滞留在石家庄。大二学生李青(化名)说,学校3号放假,他在石家庄多待了两天,恰巧赶上封城,他成了班里唯一没能回家的学生。

家在承德的大四学生小石称,他所在的学校有10多个学生滞留在石。“学校12月25号放假,元旦开始清校,但一些同学因为考教资,或者想在周边玩两天,所以没能出的去。”

小石滞留则是因为实习。目前他在石家庄一家单位实习,原本到今年1月20日结束。1月5日得知可能封城后,他买了次日一早回家的票,但出门才发现,市内已经搭不到出租车,所乘坐火车也已临时停运。

展开全文

确定无法回家,李青和小石均向学校主动上报了个人情况,并在酒店自行隔离。

1月3日至今,李青已经接连换了3家酒店,均因临时被征用为集中隔离点。目前,他所在的酒店被一家教育机构租用,他仍然是这里唯一的散客,每晚住宿价格190元。

商品涨价、三餐难买、酒店费用高,这是学生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小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平时的物价水平,一整只炸鸡大概20元,被隔离后,他订了一份口水鸡,仅是几块鸡胸肉和一份米饭,就花了60块钱。

李青算了下,过去9天时间里,他的食宿花销大概有2000块。线上订餐服务关闭后,他和酒店前台协调找了两家还在送餐的饭店,相比之前,饭菜少稍有涨价,不过能有饭吃已经不易。

为了互通消息,小石和其他滞留在石的大学生拉了群。目前,和他情况相似的学生不在少数。“群里不断有同学抱怨,也责怪学校不负责,但现在学校也不可能重新把酒店的学生收留回去。”

据了解,这些学生求助过街道办、市长热线等,得到的回复总是“建议自行隔离”。“现在肯定是出不去了,但好像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希望疫情过去,然后我们也能早点回家。”小石说。

石家庄封城,滞留大学生遭遇“回家”困境

图/网络截图

不过,1月12日起,石家庄市救助管理站已开展分类救助,帮助因疫情滞留在石家庄主城区的临时遇困人员。几名滞留学生称,自己已经难以支付酒店食宿费用,正和救助站联系。

外地返石难:有学生步行20公里回家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外地大学面临返乡难的问题。多名学生表示,由于家不在市区,即便返回石家庄,也有可能因为交通封锁而被滞留。

1月11日,石家庄市公安局公交站前公交分局也发布消息,已成立专门救助接待小组,协助外地返石大学生、务工人员回家。据河北日报,至12日下午,警方已帮助200多人回家。

石家庄封城,滞留大学生遭遇“回家”困境

图/网络截图

在此之前,除了主动要求在外过年的学生,不少学生已经改变行程。兰州某大学的陈晨(化名)称,先前学校曾发通知,要求所有学生在1月12日之前离校,近期得知石家庄周边交通已经封锁,可能无法回家后,她退了回家的车票。考虑到还有不少类似学生,学校最终同意他们留校。

也有无法留校的学生,选择在学校周边租房或住在同学家。有大学生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她的同学乘车到达邯郸后被迫下车,“旅馆酒店看见身份证上显示石家庄就不让住,一个人在邯郸流浪三天。”

1月10日,鹿泉区的学生张斌(化名)从唐山乘火车到达高铁站,因为公共交通全部停运,他拖着行李步行20公里。他的姐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途一位快递小哥搭载他一段距离,否则五个小时也到不了家。照片显示,张斌的行李箱车轮已经掉落,底部也被磨出了洞口。

石家庄封城,滞留大学生遭遇“回家”困境

图/网络截图

家在石家庄晋州的武汉大学生李丁(化名)则于1月8日到达石家庄,至今依然住在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

李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先前学校要求学生全部离校,她订了1月7日晚8点回石家庄的火车票,“当时想着赶紧回家,但没想到快到站了,才收到石家庄封城的消息。”

当晚18时许,石家庄官方发布消息称,全市所有车辆及人员均不出市,高风险地区藁城区人员均不离开本区域,中风险地区人员严格管理,同时减少管控范围内的人员流动。

李丁想着家在石家庄郊县,怎么着也能回家。但8日凌晨三点多,家人告诉李丁,从石家庄到家的路口已经封闭,他们也没法出门。为了避免没有去处或被隔离,建议她先补票到北京去亲戚家住。

不过,乘务员告诉她不能补票,“他们说没有办法,即便补到北京也没有办法出站。”

但8日一早,火车站防疫人员又告诉她们,下火车后不出站,就可以进行转站。“听到这些,一下就懵了。”

李丁别无他法,只能同陌生女同学合住酒店,并主动联系防疫部门进行核酸检测。两天后,酒店也被征用为隔离点,她们只好拖着行李重新找房,“一帮人拖着行李就这么被轰出来了,真的挺难受的。”

1月12日,李丁再次求助警方,同样被告知只能送三环以内学生,“听说我们住在酒店后,警察建议我们隔离到疫情缓和再说。”

目前,李丁依然住在酒店,但她还是希望尽快回家。加之总是换酒店,她担心会增加感染风险。

后续还有大量学生返乡

李丁的情况也被一些志愿者关注到。曾参与接送大学生回家的朱老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回石的风险还是较大,如果学校有安排可留校,建议学生不返程。但不被允许留校的学生无处可去,也只能选择回来。

“现在直达石家庄的火车取消,不过路过的火车都停。买上火车票,只要没有通知退票,都可以下车。”朱老师说,学生到达车站后,只要提供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绿色健康码且体温正常,就可以出站。

朱老师所在的志愿者团队于1月9日起接送大学生回家。当时,市区内没有公共交通,不少学生下车后滞留街头,团队发起人杜少威从网上看到消息后,主动联系并到车站接送大学生。后续求助者越来越多,又有多名志愿者加入其中。

杜少威提到,学生到达石家庄后,要想回到家里,还需村(居)委会开具接收证明。对于市内大学生,他们可以直接送到小区门口,但市区以外的学生,只能送到就近交界处,再由家长持通行证前来接应。

在接送了40多名大学生后,1月10日起,石家庄交通管控越加严格,接送工作不得不中止。

求助的学生依然源源不断。朱老师称,短短两天内,就有2000多名家长联系求助,“拉了5个微信群,现在都满了,每天统计信息统计到吐,后续还有很多家长求助,但能力实在有限,我们也无能为力”。

警方成立救助站后,学生出站即可到火车站西广场警务站求助。但不少家长和学生表示,目前警务救助小组的运力仍然有限,市区内大学生被建议步行回家,市区外学生同样也只能送到三环附近。

“政府应该出具统一管理政策,比如要求各县区设立接待点,或让每个社区配一辆志愿者的车来接孩子,这样可以分散运力,也能确保孩子及早回家。”朱老师说。

“学生如不能及时回家,没有人主动关注去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住宿,相当于还是在市区自由流动,这与我们居家隔离的要求相悖”,朱老师认为,对于滞留在石家庄的学生,官方并没有形成闭环管理,这其实存在很大的感染风险。

1月12日晚,朱老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正在联系交管部门,希望能加入警务救助小组,帮忙运送学生团队。他称,志愿团队的驾驶员都有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车辆也备足了消毒物品,将配合做好每个环节的防疫要求,“在政府配套措施出来后,我们也会按要求暂停服务,并寻求加入政府系统下的志愿者组织继续工作。”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大学生返乡后如何隔离,各个社区的说法并不一致。有家长称,自己所在小区要求凭24小时核酸检测报告进入,但也有家长表示,社区不同意学生返乡,即便回来也需要单独隔离。

一位家长称,后续还有大量学生返乡,“政府部门应该有一个统一规范的要求。”

石家庄大学生小石隔离李青因为同学疫情张斌网络李丁朱老师学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