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每日时报国内正文

实地探访小果庄村:4700村民大转移,有人曾在机场工作

admin 国内 2021-01-12 06:33:54 4 0
原标题:实地探访小果庄村:4700村民大转移,有人曾在机场工作

实地探访小果庄村:4700村民大转移,有人曾在机场工作

进入藁城区,前往小果庄村途中,用来转移村民的大巴停靠在路边。图/本刊记者 杜玮 摄

本刊记者/杜玮

1月10日0时至24时,河北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82例,石家庄市报告77例,其中有23例是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人。自河北此轮疫情报告首例确诊病例开始,小果庄村就成为公众关注的暴风眼。

从石家庄市区向东行,走307国道,进入河北省唯一的高风险区藁城区,其间要历经两道检查关卡,再沿204省道一路向北,就到达进入小果庄村所在的增村镇的一个入口。沿途可见转移增村镇各村村民的大巴车。进入增村镇,要穿上防护服,车辆进行消杀。在逐步靠近小果庄村的路途中,能看见提着大包小包行李、身着厚厚冬装在大巴车前等待上车、转移的村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抵达小果庄村后,看到村口主干道上空空荡荡很安静,警车停靠一旁。小果庄村东边唯一的出入口已被封闭,无法进一步到核心区域。从村口向里望去,可以看到手机店、服装加工店、裤装店、食品店等,入口处有值勤特警和村民组成的志愿者团队共四五个人24小时倒班值守。

前往小果庄村途中,增村镇其他村村民等待被拉往异地隔离点。图/本刊记者 杜玮 摄

实地探访小果庄村:4700村民大转移,有人曾在机场工作

展开全文

张月礼是藁城区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副大队长,自1月2日小果庄村出现首例确诊病例以来,他就在此值守。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这轮疫情出现以前,小果庄村从未发生过新冠疫情。而在发生疫情后,有关部门就组织对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密接的密接者进行转移隔离,并随着多次核酸检测排查、阳性患者检出的增多,异地隔离的人数不断增加。从昨晚12点左右到今天早上六七点钟,小果庄村对留在村中的最后一批村民进行了转移隔离,共有28辆大巴搭载村民,每辆大巴有30人—40人。张月礼说,除了极少数行动不便的老人外,到今早为止,绝大多数小果庄村村民已转移完毕。据增村镇政府提供的资料,小果庄全村1220户,共4700人。

实地探访小果庄村:4700村民大转移,有人曾在机场工作

“暴风眼”小果庄村。图/本刊记者 杜玮 摄

刘强是小果庄村的村民,30多岁,从1月2日通报首例确诊病例当晚,他就自告奋勇,担当起志愿者。他的妻子,两个年龄分别为10岁、12岁的孩子,将近80岁的母亲已于三四天前被拉往位于隶属于石家庄市的平山县温塘镇的一个隔离点隔离,距离小果庄村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目前家人平安。一家四口被安排在三间房子里,年龄较小的孩子和妈妈一起住。刘强打小生活在小果庄村,10多年前结婚后,他就从外面回到村里继承父亲的烟酒商店生意。

刘强介绍说,村里的年轻人会通过开店,到周边村镇的家具厂、食品厂、鞋厂等地方打工、开大货车等方式获取收入。因为小果庄村靠近正定机场,也有村民在机场任职保安、负责驾驶运输行李的车辆,还有去石家庄市区等更远地方外出务工的人员。而在河北省卫健委的确诊病例行动轨迹中,不乏可以看到上述从事各类职业的村民。刘强说,村里没有什么工厂。增村镇政府提供的资料则显示,小果庄村村内主导产业是小麦、玉米,耕地面积4500亩,村集体2020年收入11万元,来源为集体土地承包。

实地探访小果庄村:4700村民大转移,有人曾在机场工作

“暴风眼”小果庄村。图/本刊记者 杜玮 摄

刘强说,相比起周边其他村庄如刘家佐村、南桥寨村,小果庄村的经济情况相对较好,交通也较方便,村口有好几条线路的公交站点,周边居民也会到此乘车。小果庄村另一位居民还介绍说,每个月初三、初八,小果庄村还会在村口道路两边举办集市,卖各种菜,邻近村的居民也会赶来。

在这次确诊病例中,小果庄村女性占比偏多,婚礼成为关键词。刘强说,这是因为妇女和儿童留守在家,女性参与的社交活动较多。在婚礼中,村庄里的女性还会担任鼓手、吹奏各种乐器,村里还有婚丧队。而之所以近期有众多婚礼,是因为这边村镇有年底举办婚礼的风俗。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母亲并没有参与这些婚宴。

实地探访小果庄村:4700村民大转移,有人曾在机场工作

位于增村镇西北方向牛家庄村的村民也从小果庄村东面的唯一出入口转移,车辆出村前,要进行消杀。图/本刊记者 杜玮 摄

另一个容易导致小果庄村疫情范围扩大的因素是居民参与聚集性活动。石家庄相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小果庄村共有村民4721人,其中信教群众122人,信仰基督教;疫情暴发前,一些信教群众曾在该村一户人家里有过聚集活动,同其他聚集活动一样,容易造成疫情扩散,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疫情源头同宗教聚集有直接关系。

农村医疗条件薄弱、防范意识差也是此次疫情暴露出的短板。小果庄村目前有一个卫生院,里面有六七个医生,都是本村村民。这一卫生院是几年前,由此前的一些个人诊所合并而成。刘强说,到村里卫生院看病的多是一些老年人,年轻人一般有个头疼脑热和感冒,也不大会去卫生院看,“过两天就好了”。由于受去年全国范围内的疫情影响不大,刘强说,大约在2020年5月前后,小果庄村的生活已逐步恢复正常,不少村民已经不戴口罩。

无论是小果庄村村民还是国内公众,还在等待着病毒从何而来的答案。在昨天河北省新冠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上,河北省疾控中心应急办主任、流行病学专家师鉴说,基于现今早期病例发病时间点,初步估计“零号病例”早于12月15日。此前,师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中国新闻周刊》从藁城区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像小果庄村一样,目前,增村镇共有12个村在进行村民逐步转移,异地隔离,共计超过两万人。

(文中刘强为化名)

庄村村民机场增村镇刘强疫情病例隔离杜玮村里小果庄村藁城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