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庆焦点正文

小雪

admin 重庆焦点 2020-11-23 06:32:41 3 0
原标题:小雪|冬季始寒,拂雪逐光

小雪

小雪

新生初来乍到,未曾见识过山城的初冬,只看见校园里片片松脆的银杏叶与藏了一整个秋天,在猝不及防间造访的灿烂阳光。它们共同晕染成金黄色的记忆,成为他们对这座陌生城市在冬日里的最初印象。

然而冬季的狡猾伪装并未得逞,近来骤降的气温,带来的不仅是淅沥的雨滴,更让他们在地理书本之外,第一次真正地感受到节气的存在感—— “小雪到,冬始俏”的古谚,在这座城市里也不例外……

小雪

展开全文

小雪

《群芳谱》中提到:“小雪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意为小雪过后,受天气渐渐寒冷的影响,降水形式多转化为雪。小雪,作为进入冬季以来的第二个节气,尚属初冬时节,但气温已开始明显下降,降水也在逐渐增加。从西伯利亚远道而来的冬季风将成为我国北方地区的常客,南方的秋日暖阳也圆满谢幕,阴冷萧瑟即将登场。

一封以“小雪”为名的邀请函正在向全国各地发出——小雪到,冬始寒;小雪到,冬始俏。

小雪

从古时起,民间就有将小雪分为三候的说法:“一候虹藏不见”,意为由于天气渐趋寒冷,雪取代雨水,成为降水主力;“二候天气上升”,则是指阳气上升、阴气下降,以致天地不通、阴阳不交;“三候闭塞成冬”,是形容寒冬逼近、暖阳退散,从而导致天地闭塞,万物失去生机。似乎季候将小雪当成了分界线,把春夏秋与冬相隔开来。 随着小雪的到来,积累了三季的生机与色彩都几近消失殆尽,低沉萧瑟将成为日常的主基调。

但生活的温暖与色彩从来不仅依靠大自然的馈赠,人类也在奉还土地滋养中获取质朴暖意,在舌尖上的犒劳中 品味冬之缤纷。

小雪

天有四时,太阳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转,走过春夏秋冬。先辈们遵循着自然的时间轨迹繁衍生息,在日复一日的辛勤劳作中顺应时节流转,将对土地的眷恋和对上天的敬畏巧妙结合,总结出以节气为标志的劳作原则。小雪至, 两粤地区流传的民谚“小雪满田红”,大雪满田空”得到实践——“红”为方言,意指农活多,说明此时要开始收获晚稻,播种小麦。而 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农人则在此期间将小麦、油菜等作物的田间管理提上日程——从江苏的“立冬下麦迟,小雪搞积肥”到上海、浙江的“立冬小雪北风寒,棉粮油料快收完。油菜定植麦续播,贮足饲料莫迟延”, 农人们争分夺秒,试图与时令抢夺这最后的光热。

小雪

一路向北,小雪期间,北国的气温已降至零度以下,南方少见的雪也在此悄然来袭。此时的雪还有着帮助农作物抗旱防寒的功能,一句 “小雪雪满天,来年必丰年”便是农人对雪最质朴的赞美。即便凛冬将至,自古秉持着以农为本的华夏民族依旧在农事之中踏实生活,用泥土的芬芳驱散丝丝冷意。

小雪

用辛勤劳作和古老智慧创造餐桌美味,也是中国人从古至今最纯真的生活享受。小雪至,寒冬近,人们忆起了“冬腊风腌,蓄以御冬”的传统,开始着手准备可以在冬季留存的干货。气温的加速下降与空气的日益干燥为新鲜猪肉的脱水风干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小小的盐粒儿在这场质变中功不可没。风味穿过冬天,留在每一个岁岁年年。这是盐的味道,更是时间的味道。

小雪

“粄槌石臼打糍粑,松软香甜逸味佳。”南方的百姓更擅长米粒的艺术,上锅蒸熟、搅拌、层层捶打……历经“千锤百炼”的糯米脱胎换骨,成为承载着最原始味蕾记忆的中国传统糕点。“十月朝,糍粑碌碌烧”, 软糯香甜的糍粑热气腾腾,以口暖心,以味慰冬。

小雪

看完祖国南北方从古至今的“小雪图鉴”,将视线聚焦于渝州重庆,尽管它的天气宛如顽皮孩童般令人捉摸不透,但节令一到,纵使未有雪至, 几场阴雨已昭示着十一月份真正的主角——冬季的到来。重庆大学的师生们也常感叹雾都的阴湿之重,将罕见的晴天视作珍宝,但寒冷终会如期而至。而面对如自然规律一般无法避免的尘世烦扰,我们最好的选择便是顺应它的存在。农人以脚下一方地、手中一双筷,将一切萧瑟化作生活志趣。 “他们在埋头种地和低头吃饭时,总不会忘记抬头看一眼天。”这,或许就是中国人最淳朴的生命观。

小雪

正如同近来多变的天气,晴朗会时而光顾校园,光亮与希望也会在不经意时驻足人间。在每一个人追寻光芒的路上,或许会有雨雪搅局,或许会有险难阻挠,但你我不必胆怯——因为 万物皆有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文字 | 杜怡桢

图片 | 源于网络

编辑 | 崔文轩

审核 | 高雨希

小雪生活天气气温农人中国南方节气降水糍粑冬季杜怡桢高雨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