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庆新闻正文

相逢维桑

admin 重庆新闻 2020-07-14 06:34:50 10 0
原标题:相逢维桑

去年初冬时节,我飞去缅甸,想看看维桑海滩,给“心灵放个假”。那里岛屿孤独,海水忧郁,沙滩寂寞。总之,一切原生态。

其实,维桑海滩只是缅甸伊洛瓦底省渤生县朴实小镇的一隅,它属于印度洋和孟加拉湾过渡地带的一小块。

中午到了仰光机场,是炎炎夏日。导游是缅甸华人小伙子,他个子不高,面容清瘦,肤色较黑,上身穿着镶有蓝花边的白短袖,挎着蓝色的长带布包。当他热情地把我领到一辆小客车门前,我皱着眉头盯了盯极其普通的小客车。他尴尬地笑了笑说,在他们当地,算是“豪华”小客车了。

当我得知赴维桑的行程还需要五六个小时,不仅路况较差,而且小客车空调也不灵,我更加郁闷。这意味着我必须接受长途颠簸之苦。

夜幕降临,我才到达维桑海边一家酒店。

第二天清晨,我是被涛涛海浪之声闹醒,还是被嘤嘤海鸥之声唤醒,不得而知。总之,我起得很早,赤足漫步海边,踩着柔软的沙滩,与暖暖的阳光,与和煦的海风,与沉默的礁石一起散步。我身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身后是一片茂密的椰树林。除了阵阵海浪之声和偶尔的海鸥之声,彰显了纯真、忠厚、慢节奏,突出了村落稀疏、渔民淳朴、环境幽静。

我沉浸在维桑原始的自然风情里。

我在沙滩上走得很慢,走得很轻,走得很小心。我怕伤及脚下的小海蟹、小海螺或者细长的沙海虫,那些小生命很脆弱,也很无辜。它们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也是地球的生灵。当漫步数百米,在平坦潮湿的沙滩上,我惊讶地发现一些小洞穴附近有奇形怪状的图案。那些图案用微小的沙球规则地、次序地排列组合,这是小海蟹辛勤劳动的成果。有菊花状,有扇面状,有蝴蝶状,有珍珠项链状。各具形态,各领特色。我真敬佩它们巧夺天工。那些神奇的“作品”,并不亚于当今的艺术大师。

我喜出望外地拿出手机频频拍摄。

临近中午,我踱步来到一个小渔村。

那些简陋的茅草屋不规则地、毫无生气地散落在高高的椰树林下。茅草屋木质结构,用木桩或石柱建筑在离地面约半米的上方。这时,一群少年看见一个外国游客贸然闯入,欢快地一拥而上,兜售他们用棕榈叶子编织的遮阳帽。他们大多肤色黝黑,脸上都涂抹了三道叫“塔拉塔”的淡黄色香粉。这种香粉当地男女老少几乎都涂抹,据说有驱蚊辟邪之功效。

在掩映的矮树林中,我看见许多葱葱郁郁的植物,也发现有一种植物绽放着叫“水拱”的小花,散发着阵阵暗香。“水拱”在缅语是“黄金”之意。那种小花的花瓣洁白,花蕊金黄,当地人采摘下来拼成一小串,一般都拿去寺庙虔诚地敬献菩萨。

最近,在电视台有一句不错的公益广告词:“不被打扰的相逢。”的确,缅甸的维桑很少被游客打扰。如今,我和维桑相逢了:椰林多姿,海风温柔,鸥声亮丽,海水湛蓝,渔民淳朴……

忽然,我想到《诗经·小雅》曰:“维桑与梓,必恭敬止。”《毛传》也说:“父之所树,己尚不敢不恭敬。”也就是说,古人看见维桑和梓,就想到老父亲,想到故乡。所以《诗经·小雅》里的“维桑”后来也指代“故乡”。因此,对于旅行者来说,脚步在哪里,道路就在哪里;思念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

如果说面对繁华都市色彩斑斓的夜景,我更愿意仰望维桑纯净的、明朗的夜空。相逢维桑,我沉浸在它淡然、幽静和淳朴里。我以时间为轴,以一种空灵之感扶摇直上,净化自己。我匍匐在维桑的海滩上,让心灵抵达理想的天堂。

(作者单位:重庆日报报业集团)

缅甸沙滩椰树林水拱海滩故乡肤色香粉茅草屋海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