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老戏入骨唱心声

admin 2周前 ( 06-30 06:33 ) 3 抢沙发
老戏入骨唱心声摘要: 原标题:老戏入骨唱心声 年过七旬的尹有贵,把剧本轻轻合上,倒上一杯清茶,向记者娓娓道来。虽时光荏苒,但他身上戏韵不减…… 几...
原标题:老戏入骨唱心声

年过七旬的尹有贵,把剧本轻轻合上,倒上一杯清茶,向记者娓娓道来。虽时光荏苒,但他身上戏韵不减……

几年前,市川剧院组织排演革命现代戏《杨闇公》,尹老受邀饰演杨闇公的父亲杨淮清。那场戏结束后,有关领导上台接见尹老时,握着他的手说:“一看就是老戏骨!”

这些年,听惯了别人称呼他老艺术家,突然听见大家称呼他老戏骨,尹有贵深受感动。在他心里,这三个字,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最高评价。

传统川剧 一唱成名

晚年的尹老在家几乎不练嗓。照顾孙女,负责下厨,楼下散散步,日常生活清静有规律。他没有午睡习惯,午饭后稍作休整,通常会翻一翻剧本。

6月26日14时左右,正是尹老翻剧本时间。见记者到访,尹老抬头微微一笑,眼睛笑成月牙。桌面上那本剧本,是戏迷们熟悉的《彩楼记》,翻开其中一折《评雪辨踪》。这出经典折子戏,尹老这辈子演绎了上百场。受疫情原因,重庆各剧院川剧表演暂未恢复,目前,市川剧院正为接下来的公演作准备。而《评雪辨踪》作为剧目中重点场次,也处于紧张排练中,尹老就是该剧目的复排传承人。

关于《评雪辨踪》的剧情,尹老倒背如流。他曾采用高腔形式演绎吕蒙正,满腹文才又饥肠辘辘,迂腐执傲,酸气十足。他的唱腔时而婉转悠扬,时而铿锵有力,唱出了川剧文生的典型形象。

据了解,上世纪80年代,凭借《评雪辨踪》《荆钗记》《绣襦记》三部传统川剧作品,尹老一唱成名,成为那个时代的川剧名角。尹有贵三个字,也在那个时代烙下印记,至今被老戏迷们熟知。

看戏启蒙

十岁入行

上世纪40年代,尹有贵出生在渝中区正阳街。父亲下过力,也曾在大阳沟菜市当会计,母亲在正阳街开小面馆

他记忆里,童年时期,“厉家班”(重庆市京剧团前身)在一川剧场公演,该剧场正好就在正阳街上,演职人员时常照顾母亲小面生意。尹有贵从小聪明伶俐,每晚公演结束前,有机会被带入剧场免费看“戏脚脚”(剧末通常有武打戏)。

看剧看戏,是重庆人当时主要的文化娱乐方式。由于崇拜剧中的武打剧情,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三的尹有贵,在老家墙壁上,留下了不少脚印。

“那一时期,是戏剧鼎盛时代,重庆市中区有大小剧场十余个,尤其是解放碑一带,曾是文艺爱好者和艺术名家的聚集地。”正是从小深受艺术熏陶,在尹有贵心里落下了学艺的种子。

四川省著名川剧花脸艺术家吴晓雷,当年就住在一川剧场旁。由于住在一条街上,尹有贵喜欢去吴爷爷家串门。吴爷爷爱吃酒,性子豁达,偶尔教尹有贵唱几句戏。

“1958年5月,我刚好10岁,有天放学回家,路过吴爷爷家门前,他突然叫住我,让我跟他去报名。”原来,四川省川剧院一团(重庆市川剧院前身)正在现场招生。

展开全文

“我给你们带了个娃来,你们肯定想收。”说完,吴晓雷示意让尹有贵当着考官面,大大方方把平时学到的几句戏,唱给在座听。两个月后,录取通知书来了。

“当年能考上川剧团真是莫大荣幸,既为家里减轻负担,随团学生还可以领取生活补助。”就这样,尹有贵在10岁这年,步入艺术大门。

舞刀舞枪

能文能武

“当年和我一起入行的50多名学员,我年龄最小,都是从重庆本地选出来的。大部分学有所成,为川剧事业奉献一生。”回想起学艺那段过往,尹老仍历历在目。每周星期天是探亲日,白天回家团聚,晚上要在师父带领下,去重庆剧院看前辈唱戏、观摩。那时,清晨7时起床热身,8时至10时是练功时间,翻跟斗、压腿、劈叉、下腰、练刀练枪、练台步等基本功都要练到,风雨无阻。练完功才能吃早饭,16时吃午饭,晚饭在23时后,这在当年算是行规。

尹老说,由于平常练功难免受伤,团里常年泡着药酒,跌打损伤抹一抹继续练。而练笑讲究微妙的技巧,如练自然笑、大笑、苦笑、冷笑时,须从情感出发,由内到外。台词剧情通常来说不允许记错,忘词是要挨板子的。

入行后,吴晓雷收尹有贵为关门弟子。尹幼雷,成为他的艺名。作为花脸艺术家的徒弟,早期学艺的尹有贵,接触花脸角色最多。实际上,每位戏剧演员都要学会文生、旦角、生角、花脸、丑角5个行当,以及昆曲、高腔、胡琴、弹戏、灯调5种声腔。别看而今的尹老年事已高,其实当年能文能武。

“1959年初,我的‘发蒙戏’《牧虎关》,在解放军剧院公演。”尹老那时年少,站在台上的他,头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文化自信”。

遗憾的是,几年后,去往外地演出途中,传来师父吴晓雷去世消息。这份师徒间的恩情,令他终生难忘。

谨记师训

传承技艺

从训练班毕业后,尹有贵分配在重庆市川剧院二团。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期间,尹老出演了《沙家浜》《平原作战》样板戏,这一时期,尹有贵演绎的角色多数为英雄人物。又因为剧本内容严谨,有板有样,公演场次较多,尹有贵在这一时期用嗓过度,加之日久沉积,便落下了永久的职业病。

“这辈子,做过三次声带手术。”采访期间,尹老嗓音些许嘶哑。不过,职业和行当都是自己心甘情愿选择的,他从不后悔。

上世纪80年代,是尹老演绎事业中的巅峰时期,是老戏迷眼里的当红小生。那时的他,已转拜川剧小生泰斗袁玉堃名下。由于行当从生角转成小生,隔行如隔山,熟悉行当需要一段适应期,袁玉堃便对尹有贵提出严格要求:“要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唱戏,在骂声中成长。师父骂你,是恨铁不成钢。观众骂你,是你演出没做到堂。同行骂你,说明教给你的东西没学好。无论如何,都在为你好。”

尹老说,上世纪80年代,重庆剧场作为重庆市川剧院的主场,近千个座位,场场爆满,一票难求。老戏迷排队买票,第二天的票头天晚上就卖光了。通常周一至周六每晚都有演出,星期天两场,节假日三场。

从演皇帝到乞丐,从演解放军司令员到公安局长、农村村支书,工、农、兵、学、商……尹老一生演绎大小剧目50多个,场次不计其数。师父袁玉堃去世前,曾把他叫到床前,留下一段遗嘱:“你跟我时间最长,学的东西最多,不要把我的东西荒废了,要把我的东西传下去。”这段遗嘱,尹老至今谨记。他不仅继承了袁玉堃的不少拿手戏,还在师父传授的技能之上创新,把所学所创不遗余力地传授给中青年一代。2010年12月,尹老被授予重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川剧代表性传承人。

“传承下来的重庆川剧事业,至今在西南片区名列前茅,这是重庆人的骄傲。”尹老感叹,重庆新一代川剧人赶上了好时代,他为之振奋和欣慰,希望今后有更多的人特别是青少年一代,了解并热爱川剧艺术。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李琅 钱波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