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巫山大昌4社区 发文整治无事酒

admin 1周前 ( 06-28 06:31 ) 2 抢沙发
巫山大昌4社区 发文整治无事酒摘要: 原标题:巫山大昌4社区 发文整治无事酒 “我给你送的是200,你没看簿子吗?怎么只还100?” “看了又怎样,你那个酒席办得...
原标题:巫山大昌4社区 发文整治无事酒

“我给你送的是200,你没看簿子吗?怎么只还100?”

“看了又怎样,你那个酒席办得不如我,就只值100。”

无事酒,让生活变了味,到底有多变味?有人会为了“送多还少”闹纠纷,拿着人情簿子上门要钱,最后报警收场。

“我给你送的是200,你没看簿子吗?怎么只还100?”“莫说我没看簿子,看了又怎样,你那个酒席办得不如我,就只值100。”

听了这样的对话,送的“人情”还有人情味吗?

昨天,记者从巫山县大昌镇有关方面获悉:该镇4个社区联合发力,发出整治无事酒的居民公约(征求意见稿),意在整治当地的无事酒乱象,获得不少居民的支持。说起来,大家伙都已经苦无事酒久矣!

发文件 对整无事酒纳入诚信考核

“无事整酒花票子,无事整酒丢面子。”

“孝敬老板不如孝敬好老妈,照顾馆子不如照顾好孩子。”

“无事整酒就像抢钱,送钱吃酒就是帮凶。”

一段由巫山大昌居民发给记者的视频显示,这场抵制无事酒行动声势浩大,拉起了一条条横幅,锣鼓喧天,志愿者在街头大踏步地前行,横幅、锣鼓声,无疑都能吸引居民的关注。

一位参与了此次游行的志愿者告诉记者,他们游行所到之处,群众都发自内心地竖起大拇指。“就是要这样整!我们平时碍于面子不敢说的话,你们帮我们说了。”

本以为,那些接地气的标语就是用心整治无事酒的证明了,在采访过程中,大昌镇多位居委会党政负责人告诉记者,标语的“杀伤力”其实不如他们的另一件“武器”——由4个社区联合发文,发出的《关于从严整治“无事酒”,实行“四个一律”规定的公告》。

大昌镇有31个村社,27个行政村、4个居民社区。4个社区发文,也就是说,大昌镇上所有的社区都支持此决定。大家伙把这份《公告》当做了拒绝无事酒的居民公约(征求意见稿)。

在该份公告上,记者看到,4个社区拟建立居民诚信台账,对各类酒席进行登记备案。凡操办、参与婚丧嫁娶之外的酒席,一律纳入公民诚信负面清单管理。对申请入党、考试入学、征兵入伍、公务员招录、商业信贷、招投标项目等需要大昌镇政府、各社区出具征信证明、政治审查、现实表现等证明事项,各社区将如实记载、证明,坚持负面清单管理,严格实行“一票否决”。

此外,贫困户家庭、低保家庭、公益性岗位、财政补助救助家庭设宴敛财,“该取消的一律取消,该清理的一律清理”。干部违规整酒一律严肃查处,承办违规酒席也一律严查重罚。

变味了 为“送多还少”闹纠纷报警

“不得不说,对于无事酒,县里和镇上都曾花力气整治,上面的政策是好的。但是,这事光靠政策不行,有些人喜欢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一套,有些不要脸的,还是偷偷在搞。”

展开全文

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这些偷偷搞的人花样百出:有分几天、几轮摆酒席的,有借着其他名义搞的……总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无事酒的风气渐渐蔓延,让群众苦不堪言,无事酒也渐渐成为日常生活中的最大支出。

虽说没有夸张到“下个猪崽也整酒”的地步,但是各类无事酒层出不穷:足月酒(满月酒)、乔迁酒、参军宴、谢师宴、康复宴……不知不觉,原本寄托了人情往来、邻里友好关系的酒席,变了味道。

“我统计过,大昌镇上的高峰期,一天有二十几台酒席,整得乌烟瘴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社区党政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样的日子,大昌镇上还会因为赶酒席的人太多,造成交通拥堵。

长此以往,居民好不容易挣来的钱被无事酒掏空,“整酒的商家赚了一部分,更多的钱,只是无形中损耗损失。”

酒席原本寄托了人们“礼尚往来”的传统习俗,但是因为无事酒,人情渐渐变了味:因为人情不还、还少了,还真有人“抱起簿子要人情,说稀奇话”。

“我给你送的是两百,你没看簿子吗?怎么只还一百?”“莫说我没看簿子,看了又怎样,你那个酒席办得不如我,就只值一百。”几句话不对头,双方闹起了纠纷,还为此报了警。

一位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告诉记者,在大昌,这两年已经出现了几起这样的事件,在当地引为笑谈。

有效果 下了大决心,已有多人放弃整酒

也是因为这些事,坚定了当地人整治无事酒的决心。

49岁的大昌镇马家堡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赵培保告诉记者,《公告》(居民公约征求意见稿)一出,迅速在西包岭社区的居民代表、社区代表审核时全票通过。

随后,在不同社区、不同时间地点举行的表决中,几乎是全票通过。老百姓拍手称快,举双手赞成。

“我们也是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指导思想框架内,积极促成这事。”赵培保有20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他相信,如果居民公约能够形成并很好地执行,必能遏制住整治无事酒的歪风邪气。

“我们挑头,老百姓认可了,就会形成一种自我约束。没得哪个去吃,无事酒就整不起来。”社区多位党政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整治已取得一定效果:取消了多台足月酒、乔迁酒;一位民兵连长因为添孙整酒,也被取消了民兵连长资格,相应责任人也受到了处罚。

得益于整治的决心,在巫山县大昌镇,拒绝无事酒的风气在渐渐形成,很多人已悄悄放弃了整无事酒。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张旭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纵深

中国人从什么时候 开始交“份子钱”?

现代人办宴席、收份子钱是有一个流程的。首先是拟定来宾名单,第一顺序是所有近亲,第二顺序是单位、公司同事,第三就是各个时期的同学、战友、客户。其次就是派帖子送请柬,或者亲自登门,或者电话通知。最后就是宾客参加宴席,送上份子钱,参加不了的要请他人带到,带不到的,也得手机支付,这样才全了人情。

在古代,别说是没有手机,就是寄送一份请帖也要十天半月,道远的亲戚要提前几个月出发才能赶上这场婚礼。由于种种不便,我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没有“份子钱”这个东西的,最多也就是亲近之人凭心意送去一些吃食或器物。倘若要追溯份子钱的历史,大多数人认为要追溯到明朝。

朱元璋是一个“草根”皇帝,一路走来深知民间疾苦。在他颁布的各种惠民条例里,有一条叫做“乡饮酒礼”制度:“其婚姻丧葬有乏,随力相助。如不从众,不许入会。”这里的“随力相助”并非钱财,而是指床铺、被褥、粮食等应用之物,对方需要什么就给什么,大家互相周济,以帮助新人渡过难关。

为了增强百姓的集体意识和互助精神,每年春秋,各地乡村还须以每一百户人家为单位,聚在一起,大会饮酒,由乡里德高望重的老人率众乡民宣读誓词:“凡我同里之人,各遵守礼法……其婚姻丧葬有乏,随力相助”,“所用酒肴,于一百家内供办,毋致奢靡”。在这一时期,随礼还是很受大家欢迎的。

很多事情的初衷都是好的,但如果被有心人钻了空子,就会脱离初衷,甚至成为灾难。明代戏曲家汤显祖的《牡丹亭》中曾有一幕:“杜老爷去后,谎了一府州县士民人等许多份子,起了个生祠”,人们不再为了渡过难关而互相周济,而是为死者修祠堂而“募捐”,形成了一种乱集资、乱摊派现象。

到了明末清初之际,份子钱更加流行,而且趋近于现代的“派份子”。譬如《儒林外史》中就不止一次提到凑份子、出份子、行人情,似乎更像是一种敛财手段。清末民初时送份子钱成为上流社会办喜事必不可少的项目,尤其是八旗人士,更以此作为身份的体现。老舍的小说《正红旗下》中也描述过家里为了凑份子钱发愁的情景。

近观现代,解放初期的婚礼都举办得很简单,也不流行送份子钱。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送一些暖壶、脸盆、床单、被罩,但很少有送钱的,如“乡饮酒礼”一般单纯美好。改革开放以后,人们手上有了闲钱,商品经济的观念深入人心,送钱成了更直接的方式,但很多人会以钱的多少衡量彼此的亲疏程度,这才让大家感觉压力倍增。

据《南方都市报》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